当前位置:首页>>指标体系>>班子建设

上海戏剧学院领导班子“三严三实”专题民主生活会征求意见

    间:2015年12月14日星期一 9:30
    点:图书馆四楼会议室
参加人员:王洋、肖英、孙渔洋、石俊、万黎明、黄溪、钱珏、范丛博、曲丰国、李芽、沈倩、秦峰、黄慧、伍洋、张志敏、周蓓、王烁、庄丽、石川、廖媌婧、杨青青、陈晔、熊梦楚、陈冉、施华东
会议内容:
楼巍:按照惯例,一般年底都要做一个总结,听取群众的意见,主要是听取年轻同志的意见和建议。
校庆70年,主要是面向未来,是怀旧还是展望,现在是关键时期,是转折点。希望不要保守,思维不能固化,要吐旧纳新。从学校长远来看,要革新,要淘汰,
此次会议主要是对学校领导班子践行“三严三实”的情况提意见,对领导班子遵守政治纪律,落实党风廉政建设方面提意见。
介绍三严三实的内容。做事情要实实在在,做人也要实实在在,不要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现在很多现象就是不实,较为虚伪。严以修身,严以律己。
失之于宽、失之于软等情况,你们对党委和领导班子有什么意见和建议。
戏曲学院黄慧:关心基层不够,很难见到,有推诿现象。有些领导是可以实实在在的问题解决一些问题。
戏曲学院秦峰:到底是以什么为主,是以学生为主,我们的主体发生了准备,从以学生为主发生了转变。基层想做什么问题挺难的,有些部门存在办事难,对财务处有意见。
在莲花报销时间,就星期三一天,应该给莲花路的同志是要延长时间。
楼巍:我也认识了一部分学生,学生来回赶,哭丧着脸说没有报销成功。机关作风是比较普遍的,我们存在放空炮。
秦峰:保卫处也存在问题。保卫处的反应较慢,包括保安,应该有这个危机意识。比如办户口,永远是找不到人。我总是值班,学生很多问题就反馈到辅导员这里来,莲花路校区大修,九月份开学了,里面什么都没有做好,我们打游击的上课,八月底都像领导提到的,真正用到教室是九月底。有些为了政绩,就牺牲了学生的利益。学生公寓搬一次,没有装修,又搬回来,但是辅导员又是安抚,5、6号楼的漏水问题,都向领导反映过的,中层干部是有问题的。
影视学院石川:人生公愤,就开了两次会,报销太难了,流程单,到了韩院长哪里,还要签字,要结算,要对方联系,这两个月,我们自己校内的开会,10月上旬已经申报了,没有外办的批示,不能报销,各个职能部门都是有控制的,不怕困难,但是不能人为的设置困难,财务处讲不要找麻烦。
我在学生圈里面,居然敢用这个态度给我说话。
楼巍:财务的监管比原来严格了,但是边界更加的清楚。比如现在吃饭比较的严格,你看到这个制度,就可以分清楚是否难办。
石川:现在就是变化比较大。我现在弄的一点办法也没有,博士生的压力比较大。明年的经费比较多,这个报销更加难的了。
楼巍:要跟你们讲清楚,应该告诉你如何做。
秦峰:不会一次告诉你存在什么问题。为何不能看儿童剧。
楼巍:经费比原来多了,监管也比较多了,观摩票就使用多了,的确发现一些问题,你开了一张发票,戏票也可以报销,存在重复报销的情况。审计发现问题以后,就会提出更加严格的限制措施。我们来讲,要尽量谢谢清楚,为什么看什么戏,我还要记下来给谁了,给的人不对头,跟这个有关系的,公费要和公务结合起来。限制经费一个横向项目,要监管公费的使用。
石川:有些问题是上面的问题,主体弄错了,这个规定本身是要解决不了问题的。报销问题,要找二级院校、科研处、教务处签一个字。
这就是把教授往社会上推,这个项目是我负责的,我无话语权,财务处是否可以解决。
国外的标准提高了一点。现在出差和公款都是用自己的钱,用公款是报销不掉了。
戏曲学院 张志敏:教学楼大修的问题,暑假大修完之后,里面的线路被剪断了,有些演出就无法操作了。到现在还没有下文,找他们来看,这些线路,要把这个全部装修,现在有些课就没有办法上。学生上课要到外面,就出现了考勤方面的问题。
发现了问题就找不到那些部门解决。
舞美系 范丛博:很多问题我们基层老师是没有办法了解的,学校的工作应该如何做,我是上戏毕业的,上戏给我们的感觉是有感情的,有人情和感情,感情消弱了很多,职能部门和财务部门之间的沟通是割裂的,职能部门要多为教师想想办法。在不违反制度的情况下,如何进行更好的操作。有些问题是无法操作的,我们的院校是走新,学院和专业的建设是有特殊性,在共性的情况下,考虑专业的特殊性,对老师的考核和专业的考量是否综合考虑特殊性,我们一些课的考量都有特殊性,如何发扬我们的特殊性,硬件设施,不仅是莲花路,还有红楼也是有问题的。这些都应该解决的,如果有问题的话,就是一个山寨版。
楼巍:学校有一个家园精神,但不能庸俗化,不能因人而异,中央讲,不能搞团团伙伙,这些问题还是比较严重的。我们有的时候不负责任,宗教就是积德了,别人其实是没有什么便利的,你出去的生活是很不便的。
我体会上戏是比较落后的,社区里面还是很便利,老阿姨都比我们有序和规范。本质上来讲,就是党委管理不严。我们要处理具体的问题。
戏文系钱珏:报销是共识,我们上课有一个深刻的体会,我们要做一个专业主讲老师,这个四个老师都是看面子,上课的老师,写作课的算法太不合理了,比如戏剧史论,堂课和分组的课时量就无法算了,但是总而言之,一节课就无法计算,这个是我们系的专业基础课,因为有了这些课,专业才成立,但是所有的这些课都是打折的,上课还要布置很多的作业,这些问题都是没有很多的绩效,这个都是有很多困难,就变成了这样的问题,使教师没有什么尊严了。
教室的安排问题,比如二教现在都变成了办公室了,课时量无法满足,找教室像打游击。绩效的算法不科学,使小组课变的非常的困难。
因为算法的不同,就分成了很多组,这个要和教务处研究一下。
楼巍:教室的使用是要有科学的管理,最好的是流动的。这样统筹的运算。
创意学生 杨青青:每年都想办一个展览,前两年是打游击的,后两年要上雕塑课,上课的地方不固定,学生很可怜,艺术设计课,但是没有艺术设计的专业教室。
经常和老师讨论,就没有必要做东西,年轻教师就很失望,就不愿意做什么东西了,各种手段,总而言之,当你有热情,你可以为学生做一些东西,这些热情就会被消磨掉的,就会有些这些问题,就写点东西算了。引进的专业教师都有自己的资源和特色,多为学生做点事情,不能让他们的心渐渐的冷掉。
关于学生,我做展览比较多,学生不像原来对学校充满爱,学生怕老师。学生在宿舍里面丢东西不敢说,怕报复,宿管科的人偷东西被私了。
学生在学校里面感觉没有温暖的感觉,上戏还是一个好平台,想写文章,不仅要发展自己,也要多关心学生。
楼巍:现在党委提出来,以学生为中心,我们中层干部没有传达,把培养学生作为第一要务,以学生为要,获奖再多,没有什么用,学校是戏托人。学生的成功率不高,学生出来了,就是最大的功劳。我们很多时候做的很不够,他出来成就总是归功学校的,年轻人比较善良,哪怕有意见,还是要感恩学校,其实很多学生的成功,跟社会的培养是有关系的。
学校是有作用的,学校给学生以挫折锻炼。在斗争中成长。
公教部 施华东:可以选举一些教工代表列席一些会议,不知道领导在干什么,有教工会议列席会议,传达班子在干什么,就可以多了解。
报销业务:学校只能打卡。给更多的选择。
舞美系李芽:图书馆建设问题。图书馆的投入比较,电子资源的购买应该很多的,电子资源很少的,中国知网的扩充,文史哲很少,学校开通校内的馆际互借业务,现在很多高校都有这个业务。
图书馆的复印太贵了,比社会上的价格太贵了。
增设一个公用扫描仪,需要一些图片,稍微带点图的就借不出来。以前也多次提出过。
研究生部多年培养一篇优秀论文,搞学术研究资料是非常重要的。
舞美系曲丰国:现在的教师提了教学上的问题。写生报销太难,不算课时,现在就不去了。实际上把一个好的教学制度取消了。
以学生为本还没有做到。学生很可怜,太拘束、紧张,压力大,负担很重。
学生见到老师很紧张。跟我们国家的考试制度有关,还学不会放松。
戏剧学院缺少一个展示的专业场所,不像一个专业的院校,展示是非常重要的。现在展示的空间很不严肃,看不到一个专业的作品交流的场所。
很多好的展览进不来,领导班子和老师都不熟悉,我们的职能部门应该在前线,应该为教师服务。
要解决提高效率,不断的扯皮,不可能每天都在第一线,变得这些问题都是一年两年四年的问题。但是太惨了,现在还在运转,但是问题是很多。
教师即便是不解决,还是包容,职能部门为何不去看一看,积重难返,硬件不是问题,但是沟通就变得很复杂,申报就没有了,很多时候我们就不愿意去做。沟通能力太差,沙发都没有,连做的地方都没有。
日本的文化就很好的,进去后茶、咖啡倒好,专业的接待都不太文明。硬件的设置没有考虑到人的尊严。
教学为本还是不能变的。不能太拘谨。今后不会再有上戏现象的。
对专业和文化课的分配,高考的后遗症还存在的。
领导班子提了也就是不了了之。
楼巍:大学有一些顽固性,一看这些问题还在,形成了中国独特的大学文化。当了几天也变了。的确是值得研究的,有些是底线的,有些是不认真的。有些基本点还是需要改变的,不够严格和严密的。
对学生来讲,特别怕老师。越到四年级越僵硬,怕老师。谁为主,这是一个源头问题。领导难受换来的群众的自由。
一个部门都很难平衡的,自由点放在哪里,约束自己,放松别人。
导演系石俊:八小时之外的事情,各个阶段都是有长明灯教室的,晚上的食堂时间较短,时间要延长一些,学生到六点半左右,小剧场在排练,维修的时效性。
舞蹈学院庄丽:对招生进行了改革,外请评委,从实际操作上,意图和执行上有了偏差,生源差,对考委的选择有点偏差,没有资质的认定,毕业没有多久的学生,去年的分差还是很大的,舞蹈学院的学生综合考量,我们要寻找一些专业素养和有潜力的学生,舞蹈学院请了很多一级演员上来,本来就有很多联系,就有默契,就会放水,作为一线老师不喜欢看到这样的现象,也不想老师消极。
教研会议,教师是主动带班,上个礼拜五,看战马,就听听课,先看三四年级的课,一二年级的课实在是拿不出手,怎么能够合理、规范要规范的,希望学校越办越好。
楼巍:有什么办法。有风险是肯定的。有更多的判断,避免一个人的话语权较大,党委是动了这些奶酪的。其实制度害了他,制度的毒害性,是要麻木一个人了。权力的约束是必须的,这种意识是要在表演、舞蹈进行宣传。艺术家的特点就是个性化。
千万不要把个人的利益想的太多,学生就找不好的。不是我招进来的,中华艺术要心胸开一些,评委的遴选现在就应该做。大家都可以推荐,人人都可以推荐。
根据不同的舞蹈的特点来设定不同制度。
创意学院陈晔:课时量的统计,现在很多专业老师都不愿意上专业课了。专业课还是要跟着时代的变化,增加课件的。教学环境,98年离开上戏,05年回到上戏,画室越来越小,现在学生要实习就要在宿舍去做。校庆期间,错视觉装置艺术,前面可以贴的东西,我给他们学生做了一件衣服,校庆就变成了志愿者的服装。
失物如何找领就要好好考虑。
表演系孙渔洋:我们是需要标准化手册的,首问责任制。新进教师的问题,我们的工资没有办法买一套房。没有尊严和安全感,长期下来就有些失望了,申请了办公室,澡堂里面的箱子,十几年也没有一个办公桌,对于年轻教师的培养计划,现在的是看到未来的,我们如何帮助你进行提高,他有希望了,他也愿意去做。
表演系王洋:学校的见面更加友好一些,给我们一个提示卡,图文并茂一些的,简单明了,公共标示,界面更友好一些。
工作间的漏水问题,我们公开演出的时候在漏水,正式演出的时候有一个格子的盘旋。
楼巍:从湖南卫视学到很多问题。管理效率特别高。
表演系肖英:市场需求,立足于学校长远的发展,品牌发展,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强项。
三个交流:别的学院给我们的交流,我们的强项在哪里,扬长避短,用人单位和企业的交流,舞台上的要求是什么,企业之间的交流,企业最讲效率,人家市场不能丢,市场是倒逼的。专业互动方面的也要是要接洽的。
国际交流,大师班办了很多,我们要走出去的,年轻教师和骨干教师要给与平台。要有平台,导致教师工作懈怠、松散,就是一份热情和情感。打破论资排辈,激励他们的竞争。
影视学院廖媌婧:外请专家在外面很忙,外聘教师就无法来上课。年轻老师也不是特别的成熟,但是长期的主干课的教师就可能有问题的,专家和学院里面的老师配合,可以做校内和校外的师资配合。我们有一两门课,在不同的年纪去上,各级都有自己的教法,要开展教学研究,能上这些课的老师,有一个最基本的共识。
音乐剧中心 陈冉:中心的教师很团结,问了教务处才知道。节假日工资翻倍,加班可以抵科研。这几个教师是有热情的,但是会消磨的。
报销的事都是自己垫付,现在就是恶性循环了。
楼巍:绩效工资的改革不能简单的,学校还是要想办法,还是要挖掘的。这个还是要和财政博弈,我们学校要积极的挖出来,如果不积极等待。拿项目,不是简单的拿,但是要有效率。
所有的人都要有紧迫感。
舞美系沈倩:毕业大戏的经费一直再减。
舞蹈学院王烁:所有的老师排练是没有加班费,工资少,版面费就承担不起,家园精神就是把学校当家人。现在有了一个产学研项目,跑了八次有了,财务处的问题比较多,感受到华山路的温暖和关怀。脸上的灰碰到了就没有什么想法了。
舞蹈学院周蓓:民乐队的情况。对于民间舞专业来的,仅有北京舞蹈学院有民乐队。校庆有展示课,各个团体对于民乐队很满意,乐队老师的怨言较多,都是临时工,这一批很年轻的,都是招聘留校的,后遗的问题较多,要多关心,让他们看到希望。
音乐中心熊梦楚:原来就喜欢提意见,行政部门和教学的问题,为啥这些问题一直存在而没有解决,可能要想出一些办法来。三严三实是给领导班子提问题了,我们在谈到很多问题的,包括学生、教学的问题,家园情怀的问题。比较小,传承,我们就有了感情,就是有一个矛盾体,其中有一点用权力要严一些,当了领导不能太把这个学校当成自己的财产来做。
家园就要有家长,家长要把这个当成一个家。把学校当成家。干部要轮岗,高校的领导要随时换一下。在任期上要有一个好的衔接。
团委、学工处就好多了,在一块就有很多传承的东西在里面的。
教学要深入,要多到一线去听课,专业教师比行政干部要强一些,专业老师肯定不如领导能力大,我在想院领导走进课堂,开学第一天的课程,走进课堂,多和学生接触,感受到这个能力,感受到学校的督促,教师等也可以感受到这个能量。
校庆时,原来的老领导经常在听课,和他们接触,会议议程非常忙,每天的会议很多,其实很少有时间走进课堂,有些会议就可以精简,在反复讨论一些问题,解决一些问题就走的快,对于教学和课堂的了解就很强。
导演系万黎明:青年教师很简单。说到底,有些可以我们可以承担,招生问题,我们面对的那些学生如何教,如何教,关于尊重方面,13年我发生的一件事情,就很不尊重。学校的各个职能部门都是这个嘴脸的,年轻老师需要公平的环境。
年轻的老师也不年轻了,我们两个人要养四个老人,两个儿女,不要是为了生存而去打拼,湖南卫视来的年轻人非常专业。对专业的质疑太少,对青年教师的关怀和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