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指标体系>>校园新闻

教育部教指委会议暨圆桌论坛在我校召开

 

图为领导和与会嘉宾合影

图为楼巍书记代表学校致欢迎辞

7月9日,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第七次工作会议暨圆桌论坛在我校佛西楼召开。校党委楼巍书记代表学校致欢迎辞,副院长、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黄昌勇教授主持开幕式,会议邀请了北京大学艺术学院院长、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主任委员王一川教授,南京艺术学院院长、教育部高等学校艺术学理论类专业教学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刘伟冬教授,上海戏剧学院原副院长孙惠柱教授分别做开幕式主题演讲。
这次会议来自全国各高校20位教指委委员参加,我校相关专业教师20余人参会。
王一川教授以互联网时代艺术传播的偏向为中心,指出,当今时代,我们面临三种艺术传播的偏向,而且越来越突出。第一是网络型艺术,它明确的偏向互联网,在网上生长,在网上传播,在网上鉴赏,在网上评论,就是超越了传统纸质媒介、电子媒介等等固有的美学限制,打破了空间和时间,所以网络型艺术今天深刻影响了我们的生活,甚至成了新的创作的母体和发源地;第二是倚网型艺术。有一些艺术门类,艺术创作、生产、营销、鉴赏、批判都不在互联网上,但是利用互联网营销这个技术、平台,产生自己的统治力。艺术品呈现出了意义层面的多元性,由于双向互动,由于投资人变化,那么整个创作的动机、意图,就转向了。更多的就是要投合网民的娱乐需求,就是追求非深度化、浅薄性。过去有思想深度的,有情感深度的,有体验深度的作品,把它扁平化了,让它变得轻薄,没有很多的深度;第三种是疏网型艺术。就是至今利用传统媒介去生产、创作、营销的作品,他们按照传统的美学法则来生产、创作,跟网民的趣味有所疏离,无法产生强大的社会影响力。艺术偏网对艺术理论形成新的挑战,后果值得我们关注。后果之一,要求艺术品以突出的戏剧性、类型性、平面型、身体性等特点;后果之二,迫使观众内部出现分众化的现象,导致分众各赏即分赏局面的常态化;后果之三是是低龄化,现在的电影观众是二十岁左右,很多年前是二十五岁左右,现在越来越低龄化。艺术学理论学科米看对网络时代艺术变化的挑战,需要我们做一下工作,第一,自觉运用艺术理论、艺术史、艺术批评及中外比较艺术等视野去全深入的分析艺术偏网时代的新问题,带给社会各界以成熟的理性思维成果;第二,开拓网生代观众学这一新领域;第三,加强公民艺术素养的养成;第四,深入互联网,展开网络艺术评论。
刘伟冬教授结合南京艺术学院的实践和思考,系统地对艺术学门类学科建设和学科评估提出了建设性的意见。他认为在艺术门类下的五个一级学科当中,除艺术学理论以外,其他四个学科,应该是实践层面至少占70%,理论研究的层面最多只能占30%。比如说美术,创作层面应该是占到70%以上,至少70%,而美术批评、美术理论方面的研究,包括师资,只能占到30%。如果这个比例失调或者是倒过来,艺术教育就会出现问题。这些观点都引起如会学者的共鸣。
孙惠柱教授就人均艺术量这一非常具有前沿和挑战性的话题,触及到当代中国艺术市场和艺术教育等重大问题,他认为虽然我国目前艺术投入在不断增大,他以舞台艺术为例,认为获奖作品和基金作品某种程度上支配了艺术创作的走向,收到受众欢迎的作品还不多;从艺术基础教育薄弱的情况看,我们对经典的欣赏也出现了问题。
在接下来的工作会议上,南京艺术学院夏燕靖教授代表南艺团队从学位授予点、本科专业情况、生源质量分析、人才培养、培养模式、师资队伍、学术成果和教学评估这八个方面概括和回顾了艺术学理论学科发展的难点和热点。
上海戏剧学院艺术管理系主任黄韵瑾向大家汇报了上海戏剧学院继续申报教育部目录外本科专业“艺术管理”的设想,大家一致认为教学指导委员会应该支持艺术管理新专业的设立和建设。
在下午的圆桌论坛上,来在全国各地的委员就艺术学理论专业和学科建设诸多问题进行了热烈的讨论和争鸣。
会议最后由王一川教授进行了总结。
(文:常勇   图、编辑: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