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指标体系>>校园新闻

我校叶长海教授出席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座谈会

        9月14日,纪念汤显祖逝世400周年座谈会在京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宣部部长刘奇葆出席会议并讲话,强调要礼敬优秀传统文化,增强中华文化自信,传承好先人创造的精神财富,推动中华文化血脉延续,把跨越时空、超越国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当代价值的文化精神弘扬起来。我校学术委员会主任、《汤显祖研究丛刊》主编叶长海教授应邀出席座谈会并作为唯一一名高校代表做主题发言。

       叶长海教授在发言中指出,汤翁和莎翁,这两位同时期的世界级戏剧家,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与生活环境下,同样都创作出了脍炙人口、超越时空的剧作。但是,一个世纪以来,和中国人对于莎士比亚的熟悉相比,不但西方人对于汤显祖了解甚少,中国人也还没有真正走进汤显祖的世界。所以,我们遇到了一个严肃的历史使命,那就是要下功夫真正读懂汤显祖,同时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世人了解一个真实的、生动的汤显祖。近年来,由于中国人民对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视,加以国际社会对“非物质文化代表作”的关爱,大家对汤显祖的研究也随之深入,并引起了国内外学界与艺术界的共同关注。我们有充分的信心,让四百年前的“临川梦”在今天的“中国梦”中重放异彩,让中国的“汤学”与西方的“莎学”一样,成为世界文化史上永放光华的精彩篇章。

       座谈会由文化部部长雒树刚主持。中宣部副部长景俊海、文化部副部长董伟、光明日报社总编辑杜飞进、中国文联副主席杨承志、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李敬泽、中国艺术研究院院长连辑出席座谈会。

       参与座谈会的专家学者还有:昆剧艺术家汪世瑜,昆剧青春版《牡丹亭》中柳梦梅的饰演者俞玖林,北方昆曲剧院院长杨凤一,中国艺术研究院戏曲研究所原所长、研究员王安奎,江西抚州市委书记肖毅等。艺术家和专家们认为,汤显祖的作品是昆剧艺术的经典,也是中华优秀文化遗产的代表,具有极大的文化价值和社会意义,他剧作中的情感力量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会褪色。

我看汤公与“汤学”

——在首都“纪念汤显祖逝世四百周年座谈会上的发言

 

叶长海

 

今年,世界戏剧史走进了“莎士比亚年”和“汤显祖年”。汤翁和莎翁,这两位同时期的世界级戏剧家,在不同的文化背景与生活环境下,同样都创作出了脍炙人口、超越时空的剧作。他们虽然已远离人世,但他们依然活在今天的舞台上,活在我们的心中。

    四百年前,汤显祖生活的年代,正处于明后期的社会变革之中。当时正在高涨的革新思潮以及儒、释、道等各种思想都曾不同程度地影响了他。因而他的思想就具有“批判性”、“丰富性”和“复杂性”的特点。人们常常称汤显祖为“言情派”,汤显祖文艺思想中的“言情”,就是肯定了人的欲望、人的情感需求,同时也宣告了人格、个性的独立自主。由于这种精神的发扬,他的艺术创作就充满了哲理性、主观战斗性和个性。

    汤显祖一生学殖广博,著述丰富。他的作品涉及历史、政治、教育、文化、哲学、宗教等许多方面,其中都有一些名篇佳作。但是,他之所以赢得生前身后的巨大声誉,首先还是因为他的戏曲作品《临川四梦》。这四梦,前二梦《紫钗记》和《牡丹亭》讴歌人间至爱至情;后二梦《南柯记》和《邯郸记》表现官场百态,感叹“人生如梦”。

《临川四梦》以其深刻丰富的思想精神,感人至深的情感力量及其无与伦比的艺术魅力,赢得了一代代读者、观众的热爱。而对“四梦”的研究也就随之而起。这种研究包括理论批评、评点改编等许多方面。三四百年来,研究从未间断。在历史上曾有三个较为活跃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在“四梦”问世之初至明朝末年,这个阶段的重点是对剧本的评论,可以称之为“剧本论”。第二个阶段是在明末至清前期,主要是对“四梦”的改编以及对表演和演唱的探索,可以称之为“演唱论”。第三个阶段则是在二十世纪五十至六十年代初,重点在研究《牡丹亭》其剧本的主题思想及其社会意义,可以称之为“社会论”。

这三个阶段,可以说是“汤显祖研究”史或“汤学”史上的三个重要时期。这一部“汤学史”中有许多重要篇章,曾对后世产生过影响与启示。但是这一部“汤学史”显然是不完备的。虽然论著不少,但大多只是围绕在对“四梦”本身,特别是集中在对《牡丹亭》的评论上,但这种评论常常偏于表层,而且有“众口一辞”的倾向。而对汤显祖作为作家的个人经历以及当时的社会思潮、社会心理,其研究明显不足,对汤显祖的其他作品,如诗赋、理论文章更是很少涉及,而且研究的角度也比较单一。这三个阶段过去之后,汤显祖研究显得停滞不前。

    转机出现于1982年,以江西的汤显祖纪念会为转折点,汤显祖研究又掀起一个新浪潮。自1982年至今,对汤显祖的研究可谓方兴未艾,而且,一些颇具规模的研讨活动在遂昌、在抚州、在大连、上海、香港澳门、徐闻等地一个接一个地举办。一门丰富多彩的“汤显祖学”已经展示在我们眼前。

但是,一个世纪以来,和中国人对于莎士比亚的熟悉相比,不但西方人对于汤显祖所知甚少,中国人也还没有真正完整地了解汤显祖。所以,我们遇到了一个严肃的历史使命,那就是要下功夫真正读懂汤显祖,同时通过我们的努力,让世人了解一个真实的、生动的汤显祖。

近年来,由于中国人民对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视,加以国际社会对“非物质文化代表作”的关爱,大家对汤显祖的研究也随之深入,并引起了国内外学界与艺术界的共同关注。此时,又恰逢纪念汤公与莎翁逝世400周年,这种研究与交流遇到了一个大好时机。我们有充分的信心,让四百年前的“临川梦”在今天的“中国梦”中重放异彩,让中国的“汤学”与西方的“莎学”一样,成为世界文化史上永放光华的精彩篇章。(作者系我校学术委员会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