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指标体系>>文化育人

2015国际导演大师班(北欧)第二周总结

 行动分析法与肢体行动法

 
分析剧本是导演排戏前最重要的案头工作,一个好的导演可以将一个剧本的每句台词都能排得有意思,往往要归功于他透彻地分析了全剧本。导演大师班开课第二周,来自挪威奥斯陆戏剧学院的导演系主任汉斯·亨里克森教授将他学习和研究了十五年的行动分析法与肢体行动法耐心地传授给我们,为我们将来分析剧本提供了一种非常开阔的思路。
汉斯教授向我们介绍的工作方法,可分为三个步骤,第一,用脑子深刻地分析剧本,第二,我们用肢体去进行探索,第三,将剧本导演出来。因为时间关系,为期一周的课程安排,只让我们身体力行地实践了前两个步骤。
汉斯教授指出,我们应当在分析剧本之前确定一个主题,然后为剧本划分出五个确立的大圆圈,也就是剧本的五个承重墙,就好比我们通常要搭建一所房子,必须得先建立五个大的支柱才能将房子支撑起来,这样房子才会是稳定牢靠的,否则就会摇摇欲坠,很危险,因而这五个承重墙是不可以被推倒的。这其实也类似于我们中国常说的一个完整的故事应当有的起、承、转、合。这里所说的五个大的圆圈其实就是五个大的事件,大的圆圈之间还会有许多小的圆圈,也就是小的事件,它们作为大圆圈与下一个大圆圈的过渡,将大事件串联起来,从而形成一个完整的故事。
为了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和运用行动分析法,汉斯教授将契诃夫的《熊》作为了此次课堂剧本分析的模板。他让我们仔细阅读剧本,并要求我们逐一分析出剧本中所包含的以下几点,第一是事件,通常用一个动词来概括,第二是人物的意愿或意图,第三是带动力的规定情境。汉斯教授再三强调所谓带动力的规定情境,也就是一种让情况变得很特别的规定情境,它是一种两难的状态,可以推进故事情节的发展。经过两天的剧本分析,剧本《熊》终于在我们的努力之下,按照汉斯教授所说的方法,基本形成了一个谱子。值得一提的是,在分析剧本的过程中,汉斯教授热衷于用不断提问的方式引导我们去思考,而不是简单明了地告诉我们答案,其实剧本分析是不会有所谓的正确答案的,只是我们思索的结果应当是具有一定说服力的,应当为人物的每个动作找出它合理的目的,这种教学的方式激活了我们的思维,也让我们体验到了不断地探寻和摸索的乐趣。
 一个导演能把剧本分析得越细,就越是能够帮助演员演得更好,演员在排演过程中就能快速地找到导演想要的感觉,从而表演出细腻的变化,而不只是表现一个大的状态。
我们学习到了分析剧本的方法但并不代表我们就已经全部掌握了它,因为剧本分析是一个慢工出细活的工作,并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迅速拿下的,仁者见仁智者见智,每个人对剧本都会有着高低不同、深浅不一的理解,有些人拿到剧本只看到了冰山一角,但有些人却可以挖掘到冰山以下巨大的底座,这与个人的素养和能力息息相关,因而我们都应当加强培养和训练自己的分析能力,打开自己的眼界,多追问自己,不要轻易地下判、下定义。一切皆有可能,只有在不断地探索中学习方能更加接近于心中的真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