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指标体系>>文化育人

一身裘衣,仅能保他一息尚存

 

图为演出剧照
图为演出剧照
“他的外套,仅仅是那一件外套,仿佛一瞬间照亮了他的一生“。
4月22日,保加利亚剧团的展演剧目《外套》在上戏新空间上演,巧妙的运用了新空间的阶梯结构,将观众的注意力全部聚集在场上的两位演员身上,酣畅淋漓地为我们演出了一部精彩绝伦的戏。
《外套》改编自果戈里的同名小说《外套》,将小人物阿卡基·阿卡基耶维奇·巴什马奇金的悲惨命运集中在一场荒诞的庭审中展现出来。两个在莫斯科抓狗的猎户无意中逮住了阿卡基的鬼魂,他们惊恐,他们慌张,他们都恐惧于他。
随着庭审一步步进行,阿卡基的命运也被一步步展现开,这个可怜的,甚至是让人同情却爱莫能助的小文员热爱着他无聊且收入甚微的工作,这份工作所获得的收入甚至不能让他买下新袍子,换掉他可怜的带着补丁的外套。而当他终于节衣缩食,买来了崭新的外套后,却又被可恶的强盗夺走了它,而它是他全部的幸福。这时,人物的移情的作用也再次体现出来:可怜的猎户们对他产生了同情,也不再对审判庭上的人们恭恭敬敬。他们同情阿卡基,缘于他们同属于一个阶级,猎户们满怀无奈地说“你们是不会理解的”,也正是抨击那害人的官僚制度,使得上层不知下界的苦难,仍终日歌舞升平。
失望的阿卡基一病不起,最后一命呜呼。本剧在结尾处采用了荒诞的手法,通过猎户的口使主人公的灵魂复活。“小人物”阿卡基的灵魂复活,在莫斯科的上空剥去所有人的外套,不论他们富贵亦或是贫穷,这也许是阿卡基绝望灵魂最后的愿望,也是对当时俄罗斯黑暗现实的批判,通过灵魂的复仇表达了对平民阶层的同情,这是在继普希金“小人物”史上的又一个伟大的超越。
《外套》早已不再是一件普通的外套,而是战胜了“彼得堡的寒冷”的一栋海市蜃楼,主人公阿卡基耶维奇因为外套而死,在他死后,他却因为外套而阴魂不散,外套这件物品并不是单单一件物品,而是主人公身份、地位与形象的象征,而剥外套这一行动是阶级的复仇,又将它赋予了讽刺与反抗。
唯有那一身裘衣,仅保得他一息尚存。
(文:学生记者 倪玉馨   图:学生记者 周元   编辑: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