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指标体系>>文化育人

戏剧的空间艺术——“空”

     318日下午,舞美设计大师、德国杜塞尔多夫艺术学院教授约翰尼斯·舒茨先生受邀来到上海戏剧学院在新空间剧场与上戏师生们展开为期两天的讲座与访谈。讲座开始前,剧场内早已人满为患,除了本校师生外还有许多闻讯而来的艺术工作者们前来,希望能一同聆听大师艺术设计经验的分享。讲座伊始,韩生院长向到场的听众简略的介绍了舒茨先生的艺术成就和艺术观点,作为讲座简明扼要的开场。

       由于时间的限制,3个小时的讲座,舒茨先生将内容分成了五个部分,大致为123岁初涉舞台时期的模型与照片。22000年以后较为成熟的演出剧照及模型照片。3、演出的照片,大多是莫扎特、瓦格纳的歌剧作品,其中有一部分也是他自己导演的。4、关于古希腊罗马戏剧,莎士比亚戏剧等传统经典剧本的舞美创作。5、关于舒茨先生未来的创作动向。舒茨先生准备了海量的高清剧照及模型照作为介绍展示,向听众们大致展现了个人的创作风格和创作历程。作为一名舞美设计的学生而言,我相信在场的听众们和我一样都受到了很强烈的视觉冲击,和观念上的震撼。舒茨先生的舞美设计作品画面上冲突强烈、清晰明亮,色彩上情感鲜明,同时矛盾激烈,空间上不拘泥于传统,格局创新,极富构成感。非常规的甚至可以说是禁忌的字型舞台空间格局,在舒茨先生的舞美作品时常出现,甚至被运用得极富趣味和韵味。他的设计多是封闭的盒子空间(面向观众的一端敞开),或是几块简单地模型板简要划分空间布局,或是将一滩水池,将最原始状态的一捆树丛搬上舞台等力求制造出最自然最合乎剧情感受的舞美画面。令人诧异的是,并不丰满甚至略显空简的舞台布局却令观者在戏剧表演之外已经感受到来自舞台的戏剧冲突的即视感,故事感的舞台为演出增添了别样的趣味和深意。舒茨先生之所以能如此准确的抓住戏剧舞台设计的关键在于他在现实生活中善于发现细节,舞台设计并不是凭空而来。简明、对比强烈地色块,极具讲究的构成,不以道具充盈,略显的空间设计,却营造了空即是满的实感,就是这位舞美大师的深刻造诣。
        讲座只是带我们粗略地认识了舒茨先生的艺术风格,而第二天上午的访谈则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这位了不起的舞美大师。在舞美创作上,舒茨先生称自己的创作习惯为星空流程,即深刻地研读剧本,对剧本有自己的见解,持续性的改进历程。起初,舞台上会呈现很多,但随着剧情的发展,舞台上的工具越来越少,简化,有利于集中展现并给予演员充分的自由。他也喜欢通过模型的方法来设计达到改进最终呈现最佳舞台效果。从舒茨先生的剧照中,我们不难认识到,他对舞台灯光的设计有自己独到的把握,好的灯光可以在三方面对于戏剧时间进行影响。分别是有利于剧情本身的时间表现,设计者的时间表现以及观众主观理解的时间表现。舞美系的伊天夫教授在观看舒茨先生的剧照展示之后在惊叹之余不禁发出了这样的疑问,舒茨先生在舞美创作的画面构成中,几根简单的线条却有千钧重力,去繁从简的高深下,是否是具有极强的美术功底?然而舒茨先生的回答是出人意料的,他并没有很深的美术根基,只是在短时期的舞美设计学习之后即进入到了剧场内学习实践,他崇尚并保持非常清晰、简洁的风格。这样的观点一以贯之在他其他舞台上的设计运用,比如他对机械转台的看法。他习惯用整体的方式感受,并非通过机械转动等其他改变空间的方式,而是在不经意甚至被观众忽视的状态下改变空间。在舞台画面的传达和影响方式上,舒茨先生是希望能做到润物细无声的。
       不可轻视观众对戏剧艺术的理解度和辨识力。在当下,越来越多的动态影像技术被运用到剧场内,辅助戏剧进程发展,但是舒茨先生对此并不认为动态影像可以给观众对于理解戏剧带来很大的帮助。他认为电影是以往的,戏剧是现在的,他对于动态影像,在戏剧叙事中设计很少,尝试过后不太愿意用,认为会冲淡戏剧表演本身的表现,同时影像带给观众的视觉感受也是截然不同的。舒茨先生认为艺术既面向普罗大众,又面向专业人士,就德国70年代的故事剧本《大与小》而言,在当今社会引起轰动。所有的戏剧作品也是一样,他希望能被广为流传,而不是只被少数人接纳。访谈持续了将近3个小时,伊天夫教授关于两天与舒茨先生的交流做了简短总结,相信每一位现场的听众都是受益匪浅的。最后到场的师生们与舒茨先生一同合影留念。
        在新媒体技术日新月异的当下,戏剧作为一种交流方式是最直接甚至纯朴的,而保持这份戏剧的纯朴性相信也是舒茨先生一直在舞美设计中贯以坚持的,好的布景总是空的布景,假的东西应当剥离殆尽。(文:朱丹  图:周元   编辑:小夜)
讲座中的约翰尼斯·舒茨教授